• 走进自然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篇一:月殇上玄月撒一地的阴冷,杨柳风吹皱一江春水。无锡街头,小巷深处,谁弹起千年的琵琶?谁在述说无尽的哀伤。如泣如述的琴音可曾听瘦了玄月?万家灯火时,谁又能懂月的殇?也曾声名雀起,也曾风度翩翩,也曾醉卧花下,掩一世风流。也曾…然人世沧桑,阿柄啊阿柄,你终逃不过命运的戏弄。三十岁失明,失去的又岂止是一片光明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阿柄啊,三十岁或许真是一个劫。一个女人一竿竹一把琵琶一把二胡成了你的全部世界。月撒清辉一片,风送玉雪一堆。饥肠辘辘的阿柄啊,那哀怨的琴声即使真能填饱你空空的腹部,但你要用什么来填补你空空的灵魂呢。雷尊殿里灯火辉煌,只是早已与你无关。作为当家主持,他们把你扫地出门,流浪流浪,路人或唏嘘或鄙夷仿佛都与你无关。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难难难!!!二十七年的流浪,你看透了人世,二十七年的流浪你的音符直通天地。一首《二泉映月》听的人泪水涟涟,难怪他们说二泉映月只能跪着听。说你是中国的贝多芬其实一点都不为过。那直通天地的音符不也是你的命运交响曲吗?七百多首曲,传世的只有七首,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,罢了罢了,如若不是曹安录制几首,此生此世来生来世谁有记得你瞎子阿柄。阿柄,曾经富贵万人随,而今落魄几人只?其实你命也还好了,在你最落魄的时候不是一直有一个女人陪着你一竿竹指引你吗?阿柄啊阿柄,你过完三七,她放心不下你,担心你不识奈何桥,亲自陪你。阿柄啊,怎样的爱才能如此这般不离不弃啊!清明时节,望着同样的上玄月,听着《二泉映月》突然很想知道今月可曾照古人?很想知道此时此刻谁能懂月殇。篇二:蝶落冷月殇想也终归想,曲终断人肠,屋中空念远,谁知人又伤。十月的钟声已敲至半响,黄昏时的斜阳黯淡无光,残红上的蝴蝶忆情惚惶,遥遥的天空中冷月独殇。断桥残雪,殊不知有多少萧瑟,樯倾楫催,更不知有多少落寞。你,毅然驻足、矗立在江南雨巷;我,孤立悲游,行走在茫茫大漠。无处安放的思念,只得随身携带,心碎的痛,碎心的疼,只得自己品味、消受;不能抑制的情感,唯有寄托文字,残缺的景,落寞的情,惟有独自欣赏、流露。静寂的夜,你可否帮我收留思念,留住情感,暂且许我片刻自由,片刻轻松,赐我片刻拥有完整自我、诠释自我的机会。(中国散文网www.sanwen.com)清歌一曲遥寄思念,悲伤已然酝酿,泛滥成灾,注定逃不出思念的枷锁,任我怎样做,皆枉然,亦徒劳!文字一笺吐透情感,孤寂早已斑驳,悠然自得,再也逃不脱情感的追逐,由你怎么想,诸销魂,然惆怅!无边落木已潸然萧下,滚滚长江已谙尽孤眠。唯有冷月挂疏桐,心残殇,一任秋风凉,无处画凄凉。画楼独上,空回首、暮霭纷纷,依凭栏久,莫萧然、烟雾浓浓。遥望东窗,身世浮沉像雨打过的莲萍,忘却了故土的悠乐,低头落水含羞。风清云淡,漫卷漫舒,它们悠然飘荡着,惬意,逍遥。忽自量,我不及白云、清风,竟无处安身,无处立命。身似浮萍,无根,随波逐流,随流水而定,继而漫延成无边的困惑。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。遥想前年,任凭独舟,闲来垂钓,弄花采莲,荡波涟漪,乐此不彼。今朝之此,不堪回首,落寞无常,怒气含天,黯淡天乾,永日无言!烛酒一杯,与你共话长歌,冷月无声,与你戚依相照。深深长夜,与无情作伴,同没落为伍,告诉大家,告诉同学,家是一个没有悲凉的圆周,之外是满篇的荆棘,离开了家,就等于进入了悲凉之地。篇三:那月殇忆乡那晚的月,不是秦时月,不从关山来,不为我乡月…是柳永酒醒杨柳岸,摇一桨橹,从二十四桥悠悠来,是秋雨绝唱,竹林贤贤,从两晋匆匆去。清清又柔柔,潇潇又洒洒。横贯中天,我心何处。那冷艳,那孤傲,那矜持,那凄婉,都化作淡淡的晕,随天而逝,只留黑夜,一半天上,一半人间。知人寂寥,遣晓风一行,邀我师琴相对。常看蜗居窗前月。五楼之上,仰首向天,不经意,泪湿袖手。青莲客居他乡,夜不成眠,涂墨墙头,床前明月,低头思乡。星色羞怯,冷月无声,踽踽而行,校园情侣双双,备感凄凉,家,自远山而去;曾记否,松月下,东坡千古绝唱十年生死,却年年断肠处。那晚的月,来得好寂寞,走得好凄凉,师琴湖畔,投石湖心,似琵琶三两声,亦二泉之映月,如嵇康吟广陵,细腻委婉,绵远悠长…空里流霜,似江南我家之院竹。孤月半轮,恰婵娟之玉容半掩。对月,俯仰之间,无以遣去寂寞,更添一处闲愁。问婵娟,潮起潮落,月月知为谁圆?诉上夫,时利时逝,江山曾与何人?婵娟不语,上夫无言,任月明人尽望。人言秋思缕缕,我为异乡情愫,离恨深深。深夜,花无语,人无声,忆乡土,空寄月,黯伤怀,人曰:得月者为高洁。我叹:得月者为心伤。人言:梦里花落知多少,那夜的眠,很迟很迟…篇四:月殇雨落纷飞,月下的光景,越发清冷模糊了。留恋夜,阳光陨落的地方,够暗,够伤悲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竟贪恋起这样的忧伤了,一次次的吮吸着,好像忘了阳光下快乐的味道呢!月下,独留繁华后的支离寞碎。月的那一畔,星光璀璨的地方,你曾言及那里有一个叫做银河的地方。那段时光里,我固执的用着不可以发觉的弧度,告诉你,那个地方一定住着世间最可爱的精灵,它们的心灵圣洁而美好,凡尘的一切都不曾去触及那个美丽的国度。月下,开始懂了,那样的闪烁背后隐藏着的不再是传说中的,圣洁,美好。是一场相逢,两个世界的不期而遇,注定不会轻易有完美结局的美丽的错误。在曲终的时候,人不会再有心思去多做停留,也没有可以再停留的借口了。月下,曲终,人散。空留,银河一畔,无尽思量。月下,风起,素白的衣裙开始不再那么安分了呢。不安分的又何止这一素白飘逸呢?那颗静默的心,你可见,此时也开始躁动不安,蠢蠢欲动了呢。月下,静看相逢,独以为,静若水,淡若流云,是一直未曾变过的心境。错了,这样的夜,月不会静,心早已挣脱了预设的气氛,不再安静。月下,执着的是忧伤,守望的却不再是,一首完整的旋律了。一湾雨蓝色的花海,妖娆魅沫,终成为想要独饮忧伤的暗角了。月下,心开始下雪了,白茫茫的一片,找不到出口,冰冻了一切没有勇气去翻拨的记忆。月下,一首未完的旋律,怎待续?月下,冰冻的世界,伪善过活!月下,清冷,模糊,陌回首……篇五:山村月殇一几千年一直静默的夜晚,依旧如此静默。日子,一天天远去。于是,容颜,一天天苍老。漫山遍野流淌的月光,一如既往的清冷。那流动的姿态,带着我,走进了时间的最深处。孤独的月啊,这千万年来,是谁,一直陪伴在你的身旁。我知道你是有情的人。不然的话,你怎会夜复一夜散发着着如此清冷的光。一定是情感的牵绊,让你对这尘世,一如既往的留恋。那流淌的如水的月关,是不是你流下的两行清泪?缠绕在衣服表面的冷,浸入我的茶杯。那些氤氲的水汽,逐渐凝固起来。一杯的清冷,陕南夏夜的清冷,在我的手中,逐渐蔓延开来。于是,月的千年等待的苦楚,逐渐蔓延开来。我们都是等待的人,所以,我们都有了苍老的容颜和沧桑的心。一地月关静静地流淌,像极了一树梨花春带雨的泪痕。二一片云,一直伴在月的旁边。至少,今天晚上是这样。莫非你就是月一直在等的人。我不知道你们相遇了多久,但我知道月儿等待的苦楚。我知道:情有多深,泪就有多重。不信,请看那一地流淌的清凉。也许,他就这么流淌着,是一千年,还是一万年,恐怕他自己都已经忘记。在他如水的思念里面,波澜不惊,不涸,不盈,多少苦楚,只有他一个人默默承受,那些黑夜和白天的距离,都已经被他慢慢融化。经历了春的希望,夏的热烈,秋的凉爽,冬的凄苦,还有谁,能够守住对你的那份承诺,可是月啊,一等,就是千年万年。一切记忆的美好都在风中摇曳,那些传说已久的故事里面,谁才是唯一的主角?因而,夏日的夜晚便有了这丝丝清凉。三一声鸟的鸣叫,打破夜晚的黑,也打破了夜晚的静。也打破了,我杯中摇曳的如水般的情愫。看着杯中那本已残缺的月,碎了,我的心在瞬间,降落了下来,直到谷底。那些流泪的影子逐渐清晰起来,对着窗户,不由想起了一个英雄的落幕。只记得那一句:八千里路云和月——风沙漫天飞舞,在我的心里,想象着大漠英雄的苍凉,还有山村捣衣女子的忧伤。四关上窗,抛下孤独的上弦月。不由得,泪流两行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979903.html

    上一篇:音乐舞蹈学院艺术实践展演拉开序幕

    下一篇:私募态度回归谨慎 后市机会仍在摸索